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刘煜炎 初心不改 追寻理想的教育

发布时间: 2016-11-07 09:51:47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王佳琳 | 责任编辑: 培训频道
刘煜炎博士多年来始终坚持亲自为学生上课,主教物理课。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康福国际教育总校长刘煜炎从2003年开始涉足举办国际高中。那时,国际教育在国内还处于萌芽时期。从初期学校少人认可,师资、生源都不够理想;到如今广泛受到家长的接受甚至追捧,师资、生源水平都大为改善,刘煜炎经历了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艰难。“创建一块连接古今并通向未来的教育净土”,这是当初刘煜炎创办康福时的愿景。尽管现实与理想存在差距,尽管坚守社会责任感和教育情怀意味着要直面诸多困难,他的方向也不曾改变,而且从未停歇。

守护者名片

刘煜炎 剑桥大学博士,2001年从剑桥大学回国投身教育,先后创办康福外国语学校,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石家庄康福外国语学校。率先将A-level与AP课程引进国内,从科研博士转型为一个国际教育的践行者,将500多位学生送进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多伦多大学等世界百强名校。

培养学生高尚“德商”是根本

新京报:当时为什么给学校起名叫“康福”?

刘煜炎:“康福”的英文名称CAMFORD,从字面上看就是“剑桥+牛津”的缩写,之所以把剑桥放在牛津之前,是考虑到牛津相对剑桥更多地代表了保守,而剑桥则更多代表了创新。“康福”的名字里还有一层意思,与剑桥和牛津无关,而是来自于我自己的思考。在我离开科研岗位计划创业办学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愿景,那就是希望创建一块连接古今并通向未来的教育净土。康福英文缩写里的C代表Classic,是取其“经典的,传统的”的意思;M代表Modern,取其“现代的”意思;中间的A是And(和的意思),连在一起就是指康福是从经典跨越到现代的一块领地,连接古代、承接现代、走向未来的一块领地,这就是康福的意思。

新京报:创办康福时希望达到怎样的教育的目标?

刘煜炎:2016年,我们又迎来一个丰收年,92名毕业生被剑桥大学、帝国理工、杜伦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世界名校录取。申请美国的64名同学中,36人获得美国排名50的学校录取;16名申请加拿大的同学全部获得加拿大前8强大学录取;41名申请英国的同学中,36人获得英国排名前10的大学录取,分别有6人、14人、20人、12人获得帝国理工、伦敦大学学院、杜伦大学、华威大学的录取,王宇轩同学获得剑桥大学录取。

我认为,21世纪后,“德”在人的发展中会起到重大作用,而且是根本性的作用。未来可能是一个欺骗不能长久、真实不可能被埋没、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中心的时代,唯有经典的真货与干货才能坚守久远,也一定是一个德行指数高的人更能获得成功的时代。所以,教育的第一目标也在发生变化,不是传授知识,而是转变心智模式,让孩子具有更高的德商、更高的价值取向,才是教育的目标。

把教知识变成教思维

新京报:对教育者而言,教育的思路是不是也要转变?

刘煜炎:是的。教学过程中,越来越需要有具体的实操手段,来开启学生思维,从而让学生提升思维能力,转变思维模式。这是由未来社会的要求决定的。

未来社会,人际交往越来越多。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有观点、理论、结论、答案,这就必须要人具有独立思考的本领,或者说是批判性思考的能力。这一方面要从“德”上面去考虑,一方面也需要从科学性方面考虑。这对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而这同时也要求教育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我认为,这种转变就是把教知识,变成教思维。这也意味着要转变教育的内容——填鸭的方式是绝对不灵了,只有“点火”的方式,启迪孩子自己点燃的能力。当然,这种转变是全球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中国的挑战。

新京报:你曾经提到,很羡慕美国一所很好的高中,学生可以和顶尖级的教授一起做科研,从高中开始就专注于自己喜欢的领域,不用为SAT考试担心。这是你理想中的学校教育的形态吗?

刘煜炎:这所学校在校园里建构了很多高水平的实验室,这些实验室甚至比一些大学实验室还完善,学生在中学阶段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创造东西,修炼工匠精神的本质。这个学校肯定不是按照应试教育的方式去学习,一方面学生很优秀,另一方面老师也很优秀。其实如果学生的求知欲望高,而我们又是按照培养思维方式的做法去培养学生的话,其实我们并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学习,而可以花更多时间去实践。所谓学以致用,也就是把知识用于去解决问题。那才是使知识发挥能量。

如果说,什么是我理想中的学校,我想那还应该更有效地去着力于学生的人文情怀、社会责任方面,要在文化底蕴上进一步加强。

个人生活彻底被办学占据

新京报:当年,你舍弃了在英国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回到国内;此后从科研转为办学,也历经很多波折。回想起来,你为了守护这份事业,做出的最大的牺牲是什么?

刘煜炎:最大的牺牲恐怕就是个人生活彻底被办学占据,生活与工作很难平衡,尤其是没有时间陪伴孩子。

新京报:对于未来国际教育,或者说是民办教育市场的发展,你有什么期待?

刘煜炎:市场经济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正常的市场竞争,会是一个向善的机制,通过竞争实现优胜劣汰。国家想让未来的经济更具有活力,就应该允许教育领域有更多的自主管理、更多的自主发展,而让市场发挥作用。作为政府,可以更多去维护市场的公平性,维护机会的均等性,维护秩序的有序性,维护发展的持续性。这样,国家的经济也会有更好的发展,百姓也能有更多自主权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服务。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佳琳

文章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4982 商务合作:010-88824915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3090653241 电子邮箱:edu@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