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作业帮创始人:拍照搜题仅仅是一个工具

发布时间: 2016-09-20 16:00:50 | 来源: 中青在线 | 作者: 程盟超 | 责任编辑: 培训频道
    原标题:
    作业帮侯建彬:如何让孩子学会用在线教育平台主动学习
 
侯建彬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为一款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早先凭借强大的“拍照搜题”功能被人熟知。然而几年之间,不仅市场环境由蓝海变成厮杀激烈的战场,“拍照搜题”这一模式本身也时常被人和“抄袭作业”画上等号。这种情况下,拥有上亿用户的作业帮该如何继续发展?

“给所有孩子提供随时随地的贴身课外辅导才是根本目标。”针对以上问题,作业帮创始人侯建彬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专访时提出,拍照搜题仅仅是在线教育平台的一个入口,只看到它却忽视了背后更长的链条并不明智。

拍照搜题只是工具不是目的

在目前作业帮的界面上,“一对一答疑”和“名师直播课”占据了更加显眼的位置。以新上线的直播课为例,长期班主打双师教学、在线答疑、作业批改和一对一点评等功能;专题课则只负责解决一个知识点,售价为1~5元。

侯建彬表示,作业帮的业务重心确实经历了由解疑释惑演变到一对一的服务,再到直播课的过程,“教育色彩越来越明显”。

单纯的“拍照搜题”存在问题,不仅营利模式模糊,模式本身也被人广泛诟病。近两年来,经常有媒体报道“中小学生利用手机软件抄袭作业”的新闻,有家长因此严控甚至禁止孩子使用搜题类软件。

侯建彬也坦言,“拍照搜题仅仅是一个工具”。在他看来,目前中国中小学阶段的学生老师数量极不协调,服务于2.1亿中小学生的教师只有1400万名;环境逼迫老师只能有效关注部分学生,其他很多孩子在学习时无法收获满足感,甚至在面对老师时存在焦虑。在这种情况下,在线教育平台的根本目的应该是帮助学生平等、便捷地获得优质教育服务,给予一般家庭一对一享受教育资源的机会。如果只做到“搜答案”,“确实很难得到认同”。

按照他的表述,“拍照搜题”在作业帮成立之初的业务规划里,就更多作为工具和入口而存在。在解决了“题不会做”这一刚需后,练习、“错题本”能帮助巩固知识点,一对一答疑可以形成学生“不懂就问”的习惯;直播课则将被动学习转化为主动学习,让学生们由被动使用工具变为主动获取服务,养成线上系统学习的习惯。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其他几家由搜题发展而来的教育类平台也基本采取了类似模式。侯建彬解释说,该类平台的逻辑都是把线下孩子们熟悉的场景在线上呈现出来。即老师在学生寻求问题答案之后,不仅给予本题的解答,更帮助学生举一反三,归纳知识点、设置类似习题、总结易错点,甚至针对学生不懂的地方再讲一遍。

让孩子爱学习要依靠产品质量

令不少家长疑虑的是,孩子们真的会通过在线平台深入学习,而不是仅仅搜索题目的答案吗?

在作业帮提供的数据中,已经有超过1000万名学生会在使用软件的搜题功能后,继续进行之后的“举一反三”练习。侯建彬认为,“比例占到总用户数的10%,这证明孩子是会主动学习的”。

至于如何带动孩子的兴趣,则要依靠产品设计和质量。

以作业帮的直播课为例,大部分课程都设置有两名老师,除了授课教师,还有专门的辅导老师负责监督学生的作业进度和听讲情况,每个参与课程的学生能通过邮递收到由专职教师花费数月时间编纂的教材。

即使是作为入口的拍照搜题,作业帮也以月投入数百万元人民币的速度搭建了存有过亿试题的题库。据悉,平台会把网络抓取的题目在线分解、筛选,分配给全国的两万名兼职老师,通过他们将题目的答案、思路、知识点整理出来。

相关报告显示, 2015年国内在线教育机构已达8000家左右,盈利的企业只占5%。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尽快迭代产品、增加用户量的同时压缩成本,是在线教育机构的当务之急。

有智库在报告中指出,这几年,大量新晋公司加入K12在线教育市场,给整个环境带来了比较大的压力。有些公司看到竞品新推出了某个业务,不管自身的规划对此是否有准备,都先加紧推出类似产品,整个市场可能会因此丢失大量潜在用户。

侯建彬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位新疆的家长专门给我写了感谢信,说孩子上初中,在学校成绩不好,再加上极度腼腆,不愿意和老师沟通。但在软件上,因为没有压力又时间充裕,每天都和辅导教师保持两小时的问答时间。在老师有耐心的情况下,成绩提升十分明显。”

由此他认为,绝不能说搜题类工具不能转化为全面提升学生能力的平台;恰恰相反,是许多公司没有做好基本的内容,主动放弃了这一机会。

“孩子们是有主动学习欲望的”。侯建彬表示,许多家长忽视了大部分学生都有上进心,只是因为环境限制难以发挥这一要素。只要用良好的节奏不断推出崭新价值的产品,K12教育和其他领域一样,并不难吸引忠实的用户。

未来两年在线教育或将洗牌

“2014年很多公司猝死,2015年是残酷的淘汰赛,2016年已经趋向固化。未来两年,解题类产品最多剩余两家。”谈及自己所处的细分领域,侯建彬这样断言。

近年来,除了家长对网络教育平台有所怀疑,不少投资人也经常发声抱怨,“盈利模式不明朗”“教育行业的水太深”。

行业内的大多数从业者都认为,教育本是一个周期极长的行业,互联网教育作为一个全新的模式,在短期内要求其产生经济效益并不现实,目前仍处在积累用户的“朝阳期”。

“只看现在就断言未来不赚钱,这是武断的。”侯建彬认为,该行业基于用户价值的商业变现模式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以作业帮为例,目前每天都能进行几十万分钟的一对一答疑服务,“这个资源的转化率,以及背后给学生带来的成绩提升让人兴奋”。

投资过3W咖啡、拉勾网等公司的投资人张逸龙曾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现行的教育模式下,互联网如何切入并不明朗。这代表了不少人的看法。侯建彬对此表示,K12在线教育在未来两年将会彻底迎来模式成型期——什么模式更合适?一对一怎么做?直播怎么做?大部分疑虑都将被领先者解决。同时,市场用户对行业的认识也将被颠覆。负面的疑虑情绪将被在线平台展现出的再分配教育资源的能力打消。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部分专家和投资人提出的“在线教育应该更多体现素质教育,增加新内容”的观点,侯建彬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在线教育保留了传统教育经典的内容,只是采取了更高效的形式,并不能“为新而新”,忽视最迫切的问题。

“把好的内容让孩子们更乐意接受,花费更少的时间和更少成本的方式惠及更多的人群。”侯建彬如此总结在线教育平台的当务之急。他认为,能否做到这些,将在之后两年间决定大批在线教育公司的生死,“必然会有倒闭潮袭来,确定不了用户价值的公司甚至连被收购的机会都没有”。

文章来源: 中青在线
 
分享到: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4982 商务合作:010-88824915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3090653241 电子邮箱:edu@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